第2070章 书信

霉干菜烧饼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content><h1></h1>

    2070

    “听孔院长的意思,是傲寒既然因为戴罪之身,无法参加今年的圣皇御试,那就要尽快把身上的罪名洗掉。

    傲寒自己希望,能够尽快前往北境前线,参加一些我们镇北军的战斗,以此好早些累积军功。

    原本,为父是打算让你和傲寒一起去镇北军历练,这样一来,你们关系也会更紧一些,对以后人脉会有帮助。

    可如今,他们提出来要先去前线……这就跟原先计划不一样了”,叶煌图道。

    叶帆听明白了,原来是想让他和傲寒当“战友”?好借此搭建和平民势力势力的人脉?

    他哪有这种兴趣,傲寒的事情,他都懒得管,无非是顺了苏轻雪的心意罢了。

    “他要去戴罪立功,就让他去吧,我事情多着呢,哪有空管他”,叶帆摆摆手。

    叶煌图仔细想了想,也点了点头,“也是,比起去仙宫,傲寒的事情,倒是不怎么重要”。

    “爹,大哥这么厉害,那个傲寒以后肯定心服口服跟着大哥,他反正都在我们镇北军,跑不了关系的!”叶航也道。

    “航儿说得对,我们镇北侯府,可不需要刻意巴结什么平民势力”,姬素心道。

    叶煌图笑了笑,“好,那我这就去跟孔卓联系,让那傲寒上前线……”

    ……

    皇城。

    一处环境清幽的小院子里,书房中,熏烟袅袅,书香扑鼻。

    “那就,谢过侯爷了,呵呵……老夫定会叮嘱这孩子,让他遵指令,守军纪,呵呵……”

    一名梳着发髻,带有几缕灰白,一身玄黑色长袍,相貌平平,一双眸子却深邃无比的儒雅男子,放下电话。

    “老师,镇北侯答应了?”傲寒此时正站在书房中,脸上颇为期待。

    孔卓点了点头,道:“让你明日便可去军营报道,会有一小队人马,去前线补给物资,你跟着一起前去,自然会有人安排”。

    “太好了!老师,我一定会尽快累积足够的军功,赶在圣皇御试之前回来!”傲寒一脸认真地弯腰行礼道。

    孔卓叹了口气,“傲寒,莫要把北境的战争,看得太简单。

    你自己也是从蛮荒来到皇城,镇北军和蛮人的战争,从不停歇,随时可能发生意外,你是知道的。

    虽然你已经快要长生,一般情况下自保无忧,可万一出点差池,也是极为凶险的。

    老夫希望你,好好遵守军纪,莫要为了贪功,枉顾性命安危。”

    傲寒眼眶泛起一丝热泪,“老师,要不是当年您带着我和霜儿,从蛮荒来到皇城,我们兄妹早已成孤魂野鬼。

    这一次因为我的莽撞,闯下祸端,害得老师只能跟这些肮脏的贵族打交道,实在愧对老师栽培……”

    “呵呵……老夫当了那么多年官,跟氏族和世家打交道,又不是第一回,你不必太在意。

    这镇北侯虽然想借你来拉拢我们平民系,但他们神龙氏族高傲得很,也不会太刻意。

    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你不必太在意”。

    孔卓说着,走到傲寒身前,双手搭在年轻人肩膀上,“孩子,这一次去蛮荒,正好可以去给你爹娘墓地上一炷香。

    霜儿这边,老夫会替你照拂,你不必太过牵挂,有什么事,老夫自然会联系你……”

    “老师……傲寒亏欠您太多,等下次回来,必然考进圣皇学府。

    以后像老师一样做一个造福天下平民之人,以报师恩!”傲寒正色道。

    “有这份心,足矣……”

    孔卓一脸慈爱地望着弟子,满意地点头。

    离开孔卓的住所后,傲寒回到自己住的平民区院子。

    傲霜正在做着一些手工编织物,用来拿去卖钱,这会儿见兄长回来,立马关切起身问道:“哥!你去前线的事成了吗?”

    “成了,明日我就出发”,傲寒道。

    “太好了!早去也可以早回!”傲霜欣慰道。

    傲寒走过去,一把握住妹妹的手,看到手上一些小伤口和红印,皱眉心疼道:“霜儿,跟你说了别编了,你的手都伤了。

    现在我们钱还够用,而且我进了镇北军有军饷,到时候全都寄给你,你不用卖这些”。

    “哎呀……哥,没事的,我闲着也没事做,再说了钱还是多攒点好。

    这些年你替我看病买药都花了这么多,我自己只花不赚钱,多不合适”,傲霜笑道。

    傲寒知道劝不动妹妹,只好作罢。

    他犹豫了下,从口袋里取出一密封的书信,塞给傲霜。

    “霜儿,等顾小姐回到皇城,你替我把这封书信,交给她……一定要交给她本人”,傲寒托付道。

    “给顾姐姐的?”傲霜促狭笑道:“哥……该不会是情书吧?”

    傲寒脸色瞬间红了,但忙摇头道:“不是,只是……只是一些感谢她一直以来帮助的话,毕竟我要走一段时间,没法亲口感谢她”。

    “好啦,我知道了”,傲霜也不多追问,笑着答应。

    ……

    轩辕城,叶帆住的院子里。

    既然决定了要去仙宫,叶帆也意识到,估计至少一个多月,是见不到苏轻雪了。

    苏轻雪虽然表面看起来替男人高兴,但眼底显然也透着一抹深深的不舍。

    三十六洞天福地,没有信号,所以手机这些也没用,联系也是断掉的。

    叶帆在下午的时候,悄悄还联系了下楚云瑶,告诉女人自己的行程安排,让她自己这段时间小心。

    事实上,楚云瑶倒是没太在意,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了五十年,不过一两个月见不到,压根无所谓。

    当晚,叶帆没看书,也没修炼,只是很自然地睡到床上,大婚以来第一次,搂着苏轻雪睡了一觉。

    虽然感觉有千言万语想说,但两人也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单纯地享受了一个安静的两人夜晚。

    翌日清晨,叶帆走出房门,苏轻雪还在里面酣睡。

    正当叶帆要去集合的地点时,却突然见到黑白相间的一个小圆球,从墙外窜了进来,一个扑腾,就来到他怀中。

    “嗷!”汤圆发出了一个信号。

    叶帆莞尔,“你也要去?”

    “嗷嗷!”

    叶帆算看出来了,这小家伙虽然可以由别人抱着,但却是不愿意跟他分开太远的距离,只是奇怪了,它怎么知道自己要出远门的?

    寻思着,真要把汤圆留下,他也不放心,万一再出现上次抢妖兽的事情,可能会出乱子。

    索性,带就带着,实在麻烦了,丢到戒指里,跟夜未央做个伴得了。

    “行吧……那我跟晚晴留个信息”,叶帆让汤圆趴在自己肩上,手机给叶晚晴留了个信,叫她别担心。

    一人一熊猫出了院子,来到演武场,这时已经有十几个人影,在那里等着。

    </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