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羡慕妒忌恨

翘鬼脸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卷 锋芒耀东州

    [

    叶颜的话很随意,很自然,也就相当于当着天下人面在宣誓她是叶辰的女人,叶辰是她的男人.

    这一刻反应最为激烈的有两个人,第一个是詹小玲,听到叶颜的话她整个人顿时就是一颤,灵动的眸子中水雾弥漫,但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眼泪。//www.  //*/..//*

    “为什么,你当初的承诺难道都是随口一说吗,什么天荒地老,什么永生永世,不过都是谎言,才两年不到你已经有了其她的女人...”

    詹小玲很痛苦,心中深处不断的大喊,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初在伏尸山脉的那一幕被叶辰看在眼里。虽然她只是想要利用陈逸飞以达到变强的目的,心中所爱的人永远也只有叶辰一个,可惜她的方式用错了,恰巧被叶辰所见。

    最让叶辰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陈逸飞拉着她的手的一幕,在叶辰看来,无论有什么苦衷,无论有怎样的理由这也是不可原谅的事情,所以叶辰从那一刻起就放弃了询问任何理由而选择直接将其记忆斩去。

    不得不说詹小玲太过天真了,她以为自己可以利用陈逸飞,素不知陈逸飞也只是在利用她而已,且作为凌霄洞天亲传弟子中的翘楚,陈逸飞又怎么会是个简单角色,早已让神机子传授给詹小玲一部**,那部**表面叫做‘夺天功’,实则是‘忘情录’。

    修炼忘情录的人,其体内会滋生出另一个神识体,也就是另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是无情的,它会随着修炼之人修为的加深而强制吞噬原本的神识灵魂,忘却以往心中最重要的人而死心塌地的追随的陈逸飞,因为陈逸飞早已在詹小玲体内种下了一粒种子。

    所幸詹小玲发觉了不对之处,加之他乃灵鼎之体,所以那道滋生的神识体想要吞噬她本有的神识体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过偶尔却会对她的本我产生一些影响。

    这也就是为何她当初在伏尸山脉中眼神中会出挣扎之色,看到叶辰的时候也会出现挣扎之色,因为陈逸飞在暗自催动种在她体内的那一粒种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灵鼎之体本源的珍贵,虽然她早已被叶辰破身,但是那时的叶辰修为太低,根本就未得到她最纯净的本源,且随着修为的加深,她的本源会越来越强大,若是有一天她能突破到神王乃是神尊境界,届时谁能得到她的灵鼎本源便可极大的改善体质,且可增加成圣的把握。

    这一次再见叶辰,看到叶辰的眼神,那种眼神中透出的完全是陌生,这深深的刺伤了詹小玲的心,正是因为这样才激发了她的本我,极大的压制了另一具神识体,而本我占据绝对主导的时候她心中没有丝毫挣扎,对叶辰的爱一如既往,所以才会心如刀割,所以才会责怪。

    此时的詹小玲甚至产生了一丝恨意,但是想到叶辰那些年对她的点点滴滴,那一丝恨意很快就消失了,她难过,她伤心,可是她知道就算是就质问叶辰也得不到任何的结果,因为那个男人已经将她的一切从记忆中斩去,而今她对于叶辰来说只是一个毫不相识陌生人。

    “他已经辜负了你,忘了吧,放下吧,长生才是你应该追求的。”就在这时另一道神识体又冒了出来影响着她的心。

    “不,你休想主导我的意识,给我滚回去!”詹小玲心中怒喝,本我神识不断的凝聚,以坚定的心志硬生生将其压制下去。

    “想要压制我,我就是你,你无法压制我,迟早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与我融合...”那道具神识体最终还是被压制了,声音渐渐消失在她的脑海。

    陈逸飞眼底冷光闪烁,他早已发现了詹小玲反常的反应,心底冷笑不已,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一抹阴冷的笑意。

    除却詹小玲之外另一个反应最大的就是上官紫嫣。

    此时上官紫嫣的心情难以形容,原本叶辰是被她所看不起的一个废体,虽然后来打破了封印,成为了灵泉福地的弟子,且是纯阳霸体,但是在眼高于顶的上官紫嫣眼中仍旧看不起叶辰。

    可是这个曾经被自己看不起,且强行退婚的男人竟然有着如此一个气质出尘,容颜绝美的女人倾心,这实在是让她心头很是压抑。

    在看到叶颜的第一眼上官紫嫣便将自己与她做了比较,她发现自己一向引起为傲的容貌与气质样样都不如对方,原本还以为在修为实力上能稳压对方一头,却没有想到那女子一出手便将核心院长老给震伤,这样一个完全比她优秀的女人都倾心与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男人,这让上官紫嫣心中涌上些许后悔。

    特别是她看到叶颜说出叶辰是她男人时的表情,那眼中尽是幸福与骄傲之色,她竟然以能有叶辰这样的男人而骄傲,上官紫嫣真的不淡定了,心中的滋味难以说清。

    突然,上官紫嫣眼中浮现一抹惊色,她看着叶颜觉得这张脸很是熟悉,搜索了一遍记忆,终于记起来了,看着叶颜脱口道:“你是叶家叶啸天的女儿叶颜,你是叶辰的堂姐,你们竟然乱~伦?”

    叶颜与神赐福地的长老本来就压动手,突然听到上官紫嫣如此一说,两人双双止住,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叶辰与叶颜。

    叶颜冷冷的看着上官紫嫣,这个女人她可是恨之入骨,当初上门逼迫叶辰的一幕还历历在目,每每想到叶颜便有种欲将其羞辱致死的冲动,而今见她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她的杀意更加的炽盛了,因为她担心叶辰会因此而产生心理压力。

    “怎么?想杀我?你们堂姐弟在一起不是乱~伦是什么?”见叶颜满眼杀机的看着自己,上官紫嫣冷笑一声说道。

    叶辰却是毫不在意,他并未如叶颜担心的那般产生什么心理压力,既然已经选择与叶颜在一起了,那么无论是什么也无法分开他和叶颜,除非是叶颜要主动离开。

    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叶辰伸手拉住叶颜,道:“我与颜姐是堂姐弟没错,但却无血缘关系,至于所谓的乱~伦或许上官紫嫣最好这一口,你与你那哥哥不就是经常私会偷情么?”

    “你...你胡说!”上官紫嫣没想到叶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差点被背过起来,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道:“你如此诬陷我,难道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我与颜姐在一起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与别人无关,所以就算是有一群野狗在狂吠我也可以充耳不闻。”叶辰淡淡的说道。

    听着叶辰的话,叶颜很感动也很幸福,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叶辰的心是不可动摇的了,自此以后无人能将他们分开。

    “上官紫嫣是吧,当初你自己有眼无珠,自恃清高,现在发现你自以为是的优越其实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你后悔了,你羡慕妒忌恨,是不是?”

    这时候后雨也从亭子中走了出来,她虚空踏步,身姿妙曼,衣袂飘飘,宛如水中仙子,声如天籁般悦耳,让人一听之下如春风拂面,而她的容貌与气质更是柔美至极,脸部与身上的线条无一处不是柔美到了极致,有着一笑之间能让天地万物都化为水的魅力。

    她来到叶辰身边,伸手抱着叶辰的臂膀,一脸幸福的模样。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各人心中感受不尽同。

    那些老者们倒是没什么,可是各个势力的弟子们则不同了,每个人都流露出浓浓的羡慕与妒忌之色,甚至有人,满脸的怨毒。

    叶颜与后雨这样的绝色能得其一便是天大的福气与造化,可是叶辰却一拥其二,实在让众人妒忌无比。

    陈逸飞眼中浮现出惊艳之色,先前见到叶颜时他并非有多少感觉,而今见到柔美的后雨心头便浮现出一股强烈的占有**,不是叶颜没有后雨美,而是他就喜欢这种气质类型的。

    “你又是谁?”上官紫嫣心中的恨意更加的浓烈了,叶辰有什么好,在她眼中不过就是个平凡修者罢了,纯阳霸体又如何,同样难以入她上官紫嫣的眼,可是却有一个又一个倾城的女子心甘情愿的伴他左右。

    “我是谁,你这个在小时候欲与叶辰订下婚约却被叶叔叔拒绝的女人没有资格知道。”后雨淡淡的说道,本来以她性格是不会如此的,但是她实在反感上官紫嫣这个女人,在叶颜曾给他说起当初上官紫嫣上门逼迫的那一幕时后雨就恨透这个羞辱过叶辰的女人。

    “笑话,与叶颜定下婚约?他算什么?即便是纯阳霸体又如何,在我上官紫嫣的眼中他什么也不是,如何配得起我!”上官紫嫣冷笑着说道。

    “哦,看来上官紫嫣你定是天之骄女中的翘楚,连纯阳霸体都不放在眼里,等我取了这个老头的头颅再与你一战,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清高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