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沉醉万年

蛋妞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与墨渊大婚的消息传出去,四里八荒皆是惊得晃了晃。

    仲伊最先找上门来讨说法,觉得我这样大的事情不在第一时间周知他,实在情理难饶,若不是看在墨渊比较够格当他姐夫的份儿上,他便不会再认我这个姐姐。他说的义愤填膺,白缎子长发带甩来甩去,仿佛我犯了天大的罪过。

    我好不容易插话,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与墨渊没打算大操大办,到时候请几个知己的人聚一聚、喝杯桃花醉便完了。”

    他听了瞪着眼睛看我半天,才斩钉截铁的否决了我的提议:“姐姐你作为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以三十几万高龄出嫁的女的,是多么有象征意义的存在。所以,这婚事必得是能办多大就办多大,办得越大,对那些恨嫁的大龄姑娘的教化和勉励意义便越大。”

    我正慢悠悠的摇着杯子喝茶,听到这里任凭心再大再也喝不下去,问道:“你是觉得我很难嫁么?”

    仲伊认认真真看着我,略微诧异于我迟来的自我认知,坚决的点头……

    他这样一本正经倒是让我不好发火,只得辩答道:“墨渊的小徒弟白浅还不是以十七万岁嫁了个小后生?我为什么不能?”

    仲伊叹息一声,摇摇头,端着茶杯道:“小后生们都是听着你的故事吓大的,谁敢娶你?”

    我把他手里的皓白玉杯子夺过来,往几案上重重一放,愤愤的道:“你怎么不冲墨渊说这样的话呢,他可同样是三十几万岁的高龄的!”

    仲伊把我夺过去的杯子徐徐的挪回到他面前,才挑了眉毛道:“那可不一样,我墨渊姐夫是上神尊位,又战功赫赫、相貌堂堂,更要命的是人家还比你正义……反观姐姐你呢?魔魅一体,骄纵任性、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以你是本来就输在起跑线上不说,后天还在插科打诨不务正业……哎,哪个正经人家敢娶你这样的做媳妇?我都替我姐夫叫屈。”

    我晓得他说的是实话,再也没了耐性,白了一眼在一旁捂了嘴笑的浑身颤抖的奉行,利落的吩咐道:“开门,放仲伊!”

    仲伊无所谓的站起来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却是依旧风度翩翩,他边替我掩上门边笑道:“不敢叨扰姐姐,等我凑足了天山雪莲、瑶池碧串子、北极紫水晶、洛水并蒂莲……再齐齐的给你送过来,既然姐姐有娘家人,怎能没有嫁妆?”

    我听了鼻子一酸,却笑着揶揄他:“晓得你有的是奇珍异宝,却怎不好好娶个媳妇儿?”

    他没答话,径自出了门。

    奉行在一旁道:“仲伊公子方才说的那些东西,可是宝贝中的宝贝,能得到一件便是天大的缘分,若是要凑齐,不知得花费多少心思呢!”

    墨渊来的时候,我正在看魔族的账簿子,他好看的手指在那画的乱七八糟的簿子上画了个圈,道:“这笔账一看就有些问题,三年前的一个小小的赛事怎用得着这些银子?”

    我瞧了瞧,点头,正待要唤奉行来问个清楚,墨渊却是温声阻止我:“你管的是整个魔族,还是应当管好大局,有些小差错得过且过,不必过分深究。也只有这样,你的手下才不会整日里因为害怕自己做错事而诚惶诚恐、滋生异心。”

    我诧异的抬头看他,仍是那张令人着迷的精细的脸,单看外表实在瞧不出与十七万年前有什么变化,可是处事的方式确实变了不少,也许正如东华所说,我睡了这十七万年与真正活上十七万年的人总是不一样的。

    墨渊却是含了丝浅浅的笑意,道:“十七万年前,你我的眼里都容不得沙子,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经过了那么多事,我倒是能够理解“对中有错、错中有对”这样以前听起来觉得荒唐的话了,就像你我不顾天命的结合,若是在天庭法度上来说,自然是错,可是只有我们晓得喜欢就在一起,哪有什么对错。”

    我听了觉得很是有理。

    我同墨渊说起自个儿对于婚事的打算,墨渊笑道:“我虽向来不喜欢把私事向外宣扬,可是成婚这件事我心心念念想了那么多年,每一处细节都一再筹划,现在闭上眼睛能把场景倒背如流,知道你最怕礼节繁复,我把需要你做的减了又减,到时候你只需随着我的步子走下来即刻,无需你记住什么。”

    我很是过意不去,摸着他袖子上明朗大气的饕餮云纹,道:“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反正到时候红盖头一蒙,我谁也看不见。”我又想了想道:“说来也奇怪,若是在十七万年以前你要娶我,我必得令这四海八荒悉数周知的,如今却是觉没有再折腾的兴致,巴不得一切从简,以后再也不瞎张罗什么婚事了。”

    墨渊却突然两手扶上我的脸,带了丝固执,把我的脑袋托起来对着他,脸色亦是冷清,清风朗月的声音里透着不加掩藏的悲伤:“少绾,你向我保证,这辈子只能嫁我。”

    我看着他漆黑透亮的眸子,心里一个咯噔,不由自主的点头。

    墨渊拥我入怀,轻柔而坚决,我嗅着他带着木兰花般的气息,那一刻,我便觉得自己这三十几万年的纷纷扰扰,终于尘埃落定、归于安宁与圆满……

    三千只由万年紫杆仙桃木扎成的竹筏,顺着浩瀚星河顺势而下,船只所到之处金莲朵朵开放、红鲤结成串串龙门,九百九十九只玄鸟携来五彩琉璃石缀满云端,一弯虹霞笼上最后一只船尾,我穿着水红色云缎喜服、额上垂着九十九颗极寒紫冰晶、端坐于最前头一只水红色仙桃木竹筏,上面缀着十七万颗彩色星火,行向墨渊宅邸……

    待船只徐徐靠了岸,墨渊方要去执起我的手,仲伊却急急忙忙的抢先了一步,他冲墨渊笑道:“虽然你是战神,可是这次我不能让你,我姐姐出嫁,总得是我执了她的手交给你。”墨渊笑着点头,从仲伊手里轻轻执了我的手,那一刻,我感觉到那两个人的手皆是一颤,我的泪水也几乎流出来。墨渊扶我下船,我隔着密密的紫冰晶看向墨渊,他如修竹般挺拔的身姿着了红色织锦束腰袍子,一枚绿莹莹的玉佩垂在腰间,一头乌发大多还是闲闲的垂着,随暖风时时起伏却是无一丝凌乱,他唇角含着春风化雨般的微笑,丝丝如做茧般缠上我的心间,我望着他若春水般灵动漆黑的眸子,忽然觉得:“其实结婚麻烦一点,还是值得的。”

    墨渊身后站着东华、折颜,小织笼、还有庆姜……

    看向庆姜的那一刻我终于不可自制的落下泪来,我终于等来他送我出嫁……庆姜含着无限的温柔笑看着我,微微点头,我仿佛听见他说:“少绾,这样很好。”

    墨渊的目光却未曾移开过我的脸,仿佛三千世界,再没有地方容得下他的目光……

    我抬起头望着他如明月般晴朗的眉眼,含着泪微笑,三十六万年,痛的彻骨、伤到绝望,而今终于释怀……